联合律师事务所

老问题新点评,以案说法看“代位”

时间:2016-09-21

 


——遗产继承案件相关法律问题的解析


一、代位继承案例:

陈先生三十年前结婚时,父母对儿子结婚的对象和结婚一事强烈反对,最后被赶出家门,以致儿子与父母三十年没有来往,形同路人。陈先生的女儿也同样与祖父母近三十年没有来往。2010年年中,陈先生患重病处于弥留之际,陈先生女儿辗转通知到陈先生的妹妹,告知情况,当晚,陈先生的父母、两个妹妹前来看望。隔日,陈先生在医院去世,陈先生的父母、两个妹妹前来送别。隔了五天,陈先生的父母、两个妹妹又前来参加了陈先生的葬礼。

2015年年中,陈先生的父亲年老过世,2016年5月,陈先生的母亲、两个妹妹起诉陈先生的女儿,请求法院确认陈先生的女儿没有继承权,本市市中心的一套陈先生父母名下的房产由陈先生的母亲和两个妹妹继承。理由是:陈先生三十年和父母断绝往来,没有尽到抚养义务,依照继承法“有扶养能力和有扶养条件的继承人,不尽扶养义务的,分配遗产时,应当不分或者少分”的规定,既然陈先生没有尽到抚养义务,那就不应当分配遗产,继承人都不应当分配遗产,那与祖父母同样三十年没有来往、没有尽抚养义务的孙女也就是代位继承人,一样也没有代位继承权。

两次庭审期间,双方各折一词,剑拔弩张。

实质上,这里有两个继承法上的法理问题:一是代位继承权和继承人是否尽抚养义务有关吗?反过来,如果认定继承人未尽抚养义务,代位继承人是否就没有代位继承权?二是继承人先于被继承人死亡的,其抚养义务如何确定?


笔者认为:

一、在传统的继承法理论中,关于代位继承有两个不同的观点:即固有权利说和代表权(或代位权)说。所谓固有权利,指的是代位继承权是代位继承人的固有权利,不因继承人被剥夺继承权或丧失继承权或抛弃(放弃)继承权而受影响。民国时期的继承法和现在的台湾继承法、日本、韩国、意大利的继承法就是这方面的代表。台湾民法第五编“继承第一千一百三十八条(法定继承人及其顺序)

遗产继承人,除配偶外,依下列顺序定之:

一直系血亲卑亲属。

二父母。

三兄弟姊妹。

四祖父母。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条(第一顺序继承人之决定)

前条所定第一顺序继承人,以亲等近者为先。

第一千一百四十条(代位继承)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条所定第一顺序之继承人,有于继承开始前死亡或丧失继承权者,由其直系血亲卑亲属代位继承其应继分。”

这就是典型的认为代位继承权是代位继承人固有权利的明确表述。

所谓代表权说,是指代位继承人是以被代位继承人的地位而取得被代位继承人的应继份额的、法国民法为其代表。

二、从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8条“继承人丧失继承权的,其晚辈直系血亲不得代位继承”的规定来看,显然,最高院并不认为代位继承权是代位继承人的固有权利,而是认为代位继承人的继承权是受继承人是否丧失继承权的影响的。但是,最高院的这条司法解释也仅就继承人丧失继承权的情况下对代位继承做了限制,并没有对继承人是否尽抚养义务对代位继承人的影响作出明确规定。我的意见这不应当认为是最高院的疏漏,而是从继承法法理的角度分析,继承人只要没有丧失继承权,其代位继承人即可依法继承,没有其他限制。所以,我认为继承人是否尽抚养义务,不影响代位继承人的代为继承权。

三、鉴于本案为代位继案件,即继承人是先于被继承人死亡的。所以继承人是否尽了抚养义务,要作具体分析。本案中,继承人被赶出家门后,与被继承人长达三十年没有来往,即使继承人他主观上有抚养意愿,但客观上他却因无法前往父母的住家尽抚养义务;被继承人也从来没有直接或间接表示要儿子(即本案的继承人)尽抚养义务。况且是继承人先于被继承人五年去世,像这种情况,继承人虽有抚养能力,却没有抚养的客观条件(即被继承人拒绝其履行抚养义务)。而本案又是法定继承,法定继承的基础是源于血缘关系。尽管他们三十年没有来往,但血亲关系没有改变,继承人从弥留到大殓,被继承人三次前往探视,说明他们之间亲情还在。在这种情况下,以继承人生前未尽抚养义务而不分给遗产,在事实上、伦理上、法律上都站不住脚。 四、根据婚姻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有负担能力的孙子女、外孙子女,对于子女已经死亡或子女无力赡养的祖父母、外祖父母,有赡养的义务。”作为孙女的代位继承人在被继承人自己有退休工资、生活尚能自理,有老伴和两个女儿陪伴在侧的情况下,孙女在法律上没有抚养祖父的义务。

本案最后在主审法官的积极劝导下,三位原告特别是祖母终于想通,承认被告(孙女)的代位继承权,一次性向孙女支付了该房产的折价款,双方达成调解协议,本案和平落幕。


上海市联合律师事务所

贝政明 律师 

云顶国际网站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