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律师事务所

我们该如何悼唁“魏则西”?

时间:2016-05-05

魏则西事件,很多人断没有料到如此受关注,至少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没有料到,百度没有料到。

因为,魏则西和很多晚期肿瘤患者一样,在生存的希望与死亡的恐惧之间挣扎,怀着求生的本性追求,举全家之力,到处求医问药,这种病人,医院见多了,百度也见多了,所以没有料到。但是,医疗体制改革进展缓慢,“看病难、看病贵”长期没有改善,脆弱的医患关系,互联网上充斥的医药虚假宣传,晚期肿瘤病人的共同类似遭遇等,在魏则西事件中集中得到反映,于是,公众的情绪一下子爆发了。

悼唁魏则西,我们至少需要思考三个问题:为什么会发生?谁承担责任?今后怎么办?

一、  为什么会发生? 

有人说是百度作恶,让虚假医疗信息竞价排名,吸引患者,攫取利益。可是,独百度一家吗?其他搜索引擎没有涉及吗?答案是否定的。因此,问题的表象在百度,但根源在“竞价排名是否属于广告”之争。所谓广告,根据我国《广告法》第2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商品经营者或者服务提供者通过一定媒介和形式直接或者间接地介绍自己所推销的商品或者服务的商业广告活动,适用本法。”互联网是媒介,医疗机构向其付费推广自己的医疗服务,与广告法的规定完全吻合,但国家工商总局研究了八年,还是没有搞清楚。其实,早就有法院判决书非常明确的指出:“结合涉案推广链接的标题、描述及所链接网站的内容,其设置者的目的在于当网络用户搜索‘……’时,其网站的链接和描述能出现在‘推广链接’位置,从而对其所销售的商品进行宣传和介绍。因此,涉案推广链接符合《广告法》关于广告的定义”。由此,对广告的监管不力,是百度之恶吗? 

我认为,部队医院承包科室给“游医”,造成虚假信息泛滥,患者上当受骗,才是“魏则西事件”的主要原因。无论是地方医疗机构,还是部队医院,都有明确规定,禁止外包科室。理由很简单,医疗机构领取执照时,主管部门对其人员、设施、规章制度等均有要求,而其一旦外包给“游医”,原来的规章制度就形同虚设了;而且,“游医”在部队医院没有名分,也没有安全感,其更容易追求短期利益,于是在医疗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坑蒙拐骗就很容易成为常态。  

二、  谁承担责任? 

不难看出,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应当承担责任,至于“游医”,我相信,无论是之前的虚假宣传,还是就诊后的票据,一定挂着部队医院的名号,不会让患者觉察到“游医”的痕迹,这也是患者容易上当的主要原因,因为,普通民众对部队、对北京的机构还抱着很大的期待。 

我想说的是,对于这种欺诈性医疗行为(比如虚假宣传治愈率等),应当纳入惩罚性赔偿范畴。我们知道,一般的医疗行为本身有很大风险,疾病治疗是个探索的过程,因此一般法院并不将医疗服务纳入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范畴,不适用惩罚性赔偿。但是,如果是“游医”的欺诈性行为,也排除在惩罚性赔偿之外,无异于纵容这些违法行为。 

三、  今后怎么办? 

如何让患者得到安全、合理的医疗环境,特别是晚期肿瘤病人,不被欺骗,有尊严的渡过人生最后时刻,是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我们至少可以做以下几件事: 

第一、净化互联网上的医药广告环境。将互联网上的医疗广告的审批、监管,纳入日常监管范畴之内,因为,互联网上的虚假信息,有时候比传统广告危害更大,影响更恶劣。 

第二、杜绝非营利性医疗机构的科室承包。及时修订《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厘清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与营利性医疗机构、公立医疗机构与民营医疗机构的界限,并对提供虚假信息制定处罚条款。 

第三、第三类医疗技术的监管措施尽快出台。《医疗技术临床应用管理办法》正在修订之中,第三类医疗技术如何监管,目前是个空白区域,而第三类医疗技术,恰恰对患者的吸引力很大,特别是处在绝症中的患者,同时其蕴含的风险也很大,因此,亟待规范。

第四、尽快推进医改,落实分级诊疗,让公立医疗机构与民营医疗机构平衡发展。特别是尽快落实分级诊疗和家庭医生签约制度,让病有所问、病有所医。我们也不愿意看到,魏则西事件后,民营医疗机构纷纷倒闭,这将进一步加剧看病难看病贵,也不符合国际社会及医疗行业的发展潮流。

悼唁魏则西,最好的方式就是,今后没有像魏则西一样的受害者! 


卢意光(上海市联合律师事务所)

2016年5月5日

云顶国际网站开户